冼村归来--黑暗的街道

琴日见到有LY提到冼村有ZJ,而且先50(听讲素质还唔错?),所以落佐班就即刻过去验证下,

过佐天桥,去到冼村村口(实在太残旧,根本算唔得上系村口,反正就系入口啦),到处行下。

转佐几条巷都没见到,唔知系被LY昆佐,还是已经消失,但系又唔死心,所以谂住行埋最后条巷

仲冇就走人(行到成身汗咧,又落紧蒙蒙细雨),点知行佐几十米,就见到有聊到,但系由于

巷仔实在太窄(表示未见过咁窄既巷咯)太黑暗(当时先7点未够),ZJMM个样睇得唔系好清,

但系行到埋身仲系睇得到既,D女年纪目测普遍30左,经过每一个我都企定两秒及清楚,唔岩继续

行,大概睇佐十几个,睇到个年轻又比较瘦小(本L钟意瘦小、萝莉Q型)既ZJ,距微微开口问“要吗?”

我点头,距转身、上楼.........间房细到..到处挂住凶罩底苦 - -

入房关门个女就即刻就除底苦,然后拿出TT,我亦都自己郁手除(根本冇谂住ZJ仲会帮自己除),

除左裤想除衫,个女话衫唔洗除,我呆佐几秒,话除左衫玩得爽D嘛,距话我得10分钟时间,我话

10分钟点搞啊,之前系客村都只限时廿分钟啊,距话尼度都系咁样规定,又提到先收你50...........





罢就,差进先讲,反正我G到自己出佐先算.........差差插.....唉,唔知系紧张还是太耐未搞,大概七八分钟,

就交货了。



过程我叫距换字仕,距话就咁样几好(难上钕下,抬起距对脚放上自己博头,嘿嘿距实在太瘦,所以没压力)

我又吾中意勉强人,所以就没再要求

最后就系着裤、比钱,出门口着鞋,叼!我未着好,距就自己落楼先,等我落到楼,距又已经同另外个

农民工咁既样(个度估计超过40%人口系农民工)对上眼了,叹下气,走人

下边系走个阵转来转去的巷仔照,唔系好清,求轻喷



文笔唔好,睇明就好,下次再继续写报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