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吉格塘


【地址】布吉格塘路
上周末在布吉街和朋友吃完晚饭后不想回家,又感觉有些静虫上脑,不由自主地就顺着非常熟悉的格塘路溜达过去。还是一如既往地十几个站街,还是习惯性地寻找思思的身影,没有看到。一路过去(其实也就几十米),也有媚陀招呼去玩,但之前有LY说过不全托且很快就催,让我仍旧不敢接招。其中有个戴眼镜的看起来还算没那么风尘。
走过去后直接微信呼叫思思,问了我的方位后就说搬了地方,让我原地等她。一会的功夫略有点胖的身影出现,原来也就在旁边,更隐蔽一些。简单聊了一会,脱依扶上创,耐子越来越软了,虽然不垂,但抓在手里没有涨手的感觉。陌了把多毛的小懂,没有异味。JJ石更起来带T上马,几分钟后社出千万子孙,擦干净穿衣走人。
就是纯些火,没有洗、吹(没问过加钱是否会吹)。格塘这一块我就上过她,全托、不催。
位置在沿大浦面馆前的路直走约30米右手边小巷子。
或者看地图标记点:布吉格塘
【地址】布吉格塘路
上周末在布吉街和朋友吃完晚饭后不想回家,又感觉有些静虫上脑,不由自主地就顺着非常熟悉的格塘路溜达过去。还是一如既往地十几个站街,还是习惯性地寻找思思的身影,没有看到。一路过去(其实也就几十米),也有媚陀招呼去玩,但之前有LY说过不全托且很快就催,让我仍旧不敢接招。其中有个戴眼镜的看起来还算没那么风尘。
走过去后直接微信呼叫思思,问了我的方位后就说搬了地方,让我原地等她。一会的功夫略有点胖的身影出现,原来也就在旁边,更隐蔽一些。简单聊了一会,脱依扶上创,耐子越来越软了,虽然不垂,但抓在手里没有涨手的感觉。陌了把多毛的小懂,没有异味。JJ石更起来带T上马,几分钟后社出千万子孙,擦干净穿衣走人。
就是纯些火,没有洗、吹(没问过加钱是否会吹)。格塘这一块我就上过她,全托、不催。
位置在沿大浦面馆前的路直走约30米右手边小巷子。
或者看地图标记点: